给书记买两万一件的西装,当月他就升了县委常

具体来说,就是买买买。

近日,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发表《精准施策动摇拔掉“烂树”》一文,将梁嘉庚称为“烂树”,宋刚称为“树根”,两人都要拔掉,遗毒都要清除。

2015年6月,宋刚花34340元买了5部手机,平均每部折合6868元。其中,以方便联系工作为名,送给梁嘉庚1台。当然,花的是公款。

2015年已满47岁的宋刚,为了获得提拔,面对梁嘉庚,只做了一件事——刚愎自用、百般谄媚。

2015年4月,梁嘉庚跟宋刚在贵州省黔南州三都水族自治县相遇时,一个是从本地调来的县委书记,一个是三都县政协副主席、县委办主任。不到三年光景,2018年1月,两人在一周之内相继接受组织考核。

有了基层历练,高升后的宋刚,给外人的形象是“工作谨慎”“恳求严格”“为人和睦”。不过,这都是表象,甚至于在他落马后黔南州纪委监委的通报都痛心地说他“搞无准则的‘一团和气’”。

两人都做过小学老师。1984年开端,梁嘉庚在长顺县代化小学当老师,之后到县里工作。宋刚1991年9月开始,在三都县上江民族小学当老师,之后也到了县里工作。

在县委办工作,也是两人的类似之处。梁嘉庚在长顺县委办担负过秘书、副主任、主任,之后出任县委常委。宋刚除了历任县委办副主任、主任职务外,还有兼有县国安办主任、外事办主任,此外他还是县政协副主席。

一个是8年没“挪窝”的本地干部,一个是新官上任的县委书记,两人一拍即合。

相似之处

我行我素

梁嘉庚跟宋刚有太多的相似之处。

两人都是60后,梁嘉庚生于1965年8月,是“老大哥”,宋刚生于1968年7月,是“小老弟”。

稍有不同的是,梁嘉庚仕途顺利,诚然辗转各地,却是一路高升,成为三都县委书记。宋刚则下了基层,在九阡镇与中和镇辨别担当党委副书记以及镇长,直到2007年到县里担任县委办主任。